哇!繁體版
當前位置:首頁 > 玄幻魔法 > 都市奇緣
加入書架|投推薦票|錯誤舉報|txt全集下載

第727章 甜心公主

    “怎么會呢?”

    李偉杰緊隨其后,坐在景甜對面,注視著她的俏臉。

    “那你剛才看見我怎么會是那樣的表情,別告訴我你不是很失望?而且,你為什么都不主動給我打電話?這不是討厭我是什么?”

    景甜抬起紅彤彤的俏臉,檀口一張一合,兩瓣玫瑰花瓣嬌艷欲滴的柔唇,呵氣如蘭,混著少女清新口氣和酒味的氣息撲面而來。

    好單純可愛的女孩啊!單純的令人心動,李偉杰感覺自己的心被一個名為愛情的東西狠狠砸中了,只是景甜剛才說自己不給她打電話?沒搞錯吧!他哪里有她的電話啊!李偉杰有些尷尬,趕緊亡羊補牢道:“上次匆匆一別,沒有問來得及問你要電話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會找許姨啊!咯咯……”

    景甜伸出小香舌做了個極具殺傷力的可愛表情,用銀鈴般天籟的嗓音笑著說道:“許姨不讓我叫她許姨,她讓我叫許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找了,她沒給!”

    李偉杰果斷地撇清關系,相信許幽蘭是不會怪自己的,只是誰如果把這件事情告訴她,那就是自己的敵人,李偉杰眼睛虛瞇著猛看景甜,不插不休。

    “騙人!”

    景甜白了李偉杰一眼,小嫵媚,大殺傷。

    “好吧!我承認,其實是我害怕。”

    李偉杰抬起頭,用最為真摯的眼神看著景甜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害怕?”

    景甜果然被他唬住了。

    “對!”

    李偉杰深吸口氣,似乎鼓足了勇氣,信誓旦旦道:“我害怕是我自作多情,其實你一點也不想看見我,聽到我的聲音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景甜凝視著李偉杰的眼睛,露出天使般迷人的笑容,香甜的臉頰顯得紅撲撲的,又尖又小的鼻尖上細細的沁著一層汗珠。

    景甜今天穿的淡黃露單肩的上衣,是短短的白色短裙,粉嫩勻稱的漂亮大腿毫無顧忌的翹著,充滿誘惑,李偉杰的鼻孔有即將流血的感覺,烏黑的秀發散開,鋪在她圓潤的肩頭,柔軟豐滿的胸脯微微的起伏。

    “當然是真的,比周大福九九純度的黃金還要真。”

    李偉杰看著穿著白色短裙的景甜媚眼如絲,嘴角含笑的樣子,真是讓他心動。

    景甜輕輕顫動著線條勻稱的大腿,短靴在她光潔的足踝下一蕩一蕩的,勾得李偉杰心癢難奈,披散的秀發,明凈的眸子里充滿誘惑,嬌小的鼻梁,長長的睫毛拍打著眼睛,性感的玉足讓人心醉。

    李偉杰心癢難耐,感覺自己下去肯定要失態,他果斷地準備轉移話題,正在這時,電話響起。

    歉意地笑了笑,李偉杰接起電話,正準備說話,電話里傳來一聲讓人聽了直起雞皮子疙瘩的聲音道:“請問先生需要特殊服務嗎?”

    李偉杰看了看景甜,咳嗽一聲,說道:“不需要!”

    說完,掛斷了電話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心虛的關系,景甜明明都沒有問,李偉杰急忙解釋道:“是問要不要酒水的。”

    似乎是怕景甜不相信的樣子,他有畫蛇添足了一句:“如果你不相信,可以打電話去酒店前臺問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問這個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景甜沒好氣道。

    這時,電話又不合時宜地想了起來,李偉杰恨不得掐死打電話的那野雞。剛才不知道是誰盼著人家打電話過來呢!現在人家真的打過來了,他又把人家恨上了。不接電話,對方明顯是不會罷休的,反正你不接她又不用扣錢。而拔掉電話線似乎也不行,剛才已經說是酒水了,這時如果拔電話線,那豈不是不打自招了?

    李偉杰咬牙切齒地拿起電話,對方這次說是要不要按摩,他連回話都懶得回了,直接掛斷了電話。

    “還是問要不要送酒水的?”

    景甜嫣然一笑,明亮的眸子完成兩個好看的月牙,但是卻給人一種似笑非笑的感覺。

    這次學乖了,李偉杰笑容尷尬地回到座位,干脆什么都不解釋了。

    電話第三次響起,李偉杰打定主意,你要響你就響,反正哥是不接了。

    這次是景甜接的,李偉杰傾斜著身子,伸長脖子,豎著耳朵,只聽電話里的女聲用了同一句標準語嬌滴滴地問道:“先生,晚上好,您需要服務嗎?”

    媽媽的,你也不看看房間住了幾個人,也不問接電話的是男是女,不問老少忙閑,就不停地擾。

    小美女是文明人,氣惱是氣惱,羞怒是羞怒,卻還是禮貌地拿著聽筒,回答的倒也是簡潔:“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對方明顯一怔,沒有想到竟然是女人接的電話,旋又仿佛明白過來,笑道:“我是問你先生,不是問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,我和夫人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李偉杰從景甜手中一把搶過電話,聲音客氣,云淡風輕。

    對面傳來了咯咯的笑聲:“先生好好小氣耶,遍地都是便餐店,你出門還帶方便面?”

    景甜盡管是又羞又氣,不過還是被對方的話給逗樂了,順帶的也不準備追究李偉杰稱呼她為夫人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電話掛斷,兩人都有些尷尬,沉默著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這種事情,挺身而出正是男人應該做的,李偉杰正準備開口,電話又響了。

    景甜拿起電話就要掛掉,被李偉杰一把搶了過來,臉上露出了曖昧的傻笑:“小姐,您有什么服務啊?”

    “先生,我們這里有按摩,上門服務的。”

    小姐的聲音嗲到家了。

    “多少錢啦?”

    “各種價位都有啊,最低300元。”

    媽的,這哪來是按摩,純粹是嫖娼!

    “嘿嘿,夠便宜的啊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,先生內行耶!”

    電話那邊好像有人高興地在跳。

    “不過,我有個問題想問問。”

    李偉杰面朝景甜出了個鬼臉,“300元,是你摸我還是我摸你啊?”

    “你是客人,當然是我模你啊,咯、咯、咯……”

    電話里傳來了一陣陣母雞叫食聲。

    “我有個習慣,不喜歡人摸我,喜歡我摸人。”

    “也可以啊!顧客是上帝嘛!”

    媽的,差點背誦“為人民服務”的毛主席語錄了。

    “我摸你是誰掏錢啊?”

    “當然是你啊!”

    “嘿!你摸我是我掏錢,我模你還是我掏錢,太不講理了。你以為我是印鈔機啊?”

    “啊!啊!啊……”

    電話那邊,傳來了小姐的驚訝聲。

    電話這邊,景甜卻像被人撓了癢癢,笑得捂著肚子倒在了沙發上。

    至此,電話機像被扔進茅坑里,再未響起,因為李偉杰已經拔掉了電話線。

    看著身子笑軟在沙發上的甜心寶貝小美女,李偉杰再也忍不住心中欲念,他猛地沖上去,抱住她柔軟的細腰。

    景甜的胴體肉感十足充滿彈性,微微顫抖著癱軟在李偉杰懷里,他手捧著她羞紅的有些發燙的臉蛋,低頭向嫣紅的薄唇吻去。

    景甜沒有閃躲,微揚起小臉迎上來,在兩嘴相貼的瞬間,李偉杰明顯感覺到她柔軟薄唇的顫抖,景甜鼻息開始粗重而紛亂。

    李偉杰輕輕摩擦著景甜軟軟的薄唇,伸出舌頭撬開潔白的貝齒,捕獲到她縮回的小舌頭。

    景甜的舌頭細細小小的,吸到嘴里有一種甜甜的味道,軟軟滑滑的在李偉杰嘴里游動,他抱住全身酥軟的景甜滾倒在意大利進口真皮沙發上。

    “甜甜。”

    李偉杰輕輕的呼喚著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景甜張著濕潤的嘴唇說。

    “我喜歡你,一見鐘情。”

    李偉杰直接表白了。

    “流氓。”

    景甜笑紅著臉,含情脈脈的目光正視著李偉杰,柔唇微分,然后在他臉上快速地親了一下。

    李偉杰激動了,就好像打了雞血的猴子,有種上躥下跳的沖動。

    他灼熱的唇重重吻在景甜呵氣如蘭的嬌艷紅唇上。

    兩人抱在一起,吻的很纏綿,分開嘴唇時拉出一條閃亮的唾液絲。

    景甜偎依在李偉杰懷里,任他撫摸她的頭發,臉蛋。

    她粉嫩的大腿半屈著,李偉杰順著她大腿柔潤的線條往下看著秀氣的腳踝。

    景甜的玉足纖巧柔美,顏色如嬰兒般粉紅,精致的腳趾自然的并攏著,晶瑩舒展。

    看到景甜微隆的酥胸以及柔嫩的大腿李偉杰都幾乎把持不住了,而看到她美麗柔潤的秀足,他的一下子硬到了極點,柔美的玉足仿佛放著惑而甜美的氣息,誘惑著他。

    李偉杰的把褲子頂的高高。

    景甜恬靜的臉在他的眼睛里充滿濃濃的媚意,李偉杰從裙子的下擺看到她交叉的細嫩的肌膚,只要再往上一點就能看到的顏色,然而裙子卻把春光埋藏在短短的下擺里。

    李偉杰深深的吸了口氣,壓抑著激動,顫抖著伸出手,極慢極慢的撩開裙子的下擺,目光投到她粉嫩的大腿上,景甜感覺到他的動作,小臉羞紅,小聲呻吟:“不要……討厭……不要摸啊……”

    女人不要摸,男人真不摸,這輩子就別想和女人上床了。李偉杰自然明白景甜這個時候只是嘴硬罷了,加上她拒絕的語氣飽含著嬌媚,他知道景甜今天是送上門來曲意奉承,可能先前許幽蘭已經給她說了,所以才這樣。

    李偉杰的手緩慢卻堅定的掀起景甜的裙擺,映入眼簾的,是純棉的白色小,根本就包不住嬌小圓翹的嫩臀,又小又薄的貼在細膩的肌膚上,隔著,隱約能看出神秘的的輪廓。

    他死死地盯著中間那道順著肌膚的曲線自然形成的凹陷,李偉杰知道那道凹陷正是景甜的微微開啟的所形成的,而她柔膩軟滑的就藏在薄薄的布料下,只要他的手指一動,障礙將不復存在。

    李偉杰吞咽著口水,顫抖的手輕捏在景甜的邊上,指頭碰到她柔膩的肌膚,火熱的感覺傳到他的心間。

    他以極柔和的力量和極慢的速度輕輕將景甜的拉得偏離中部,首先看到小巧緊致的淺褐色的,漩渦般的條紋清晰的匯集成一點。
分享到:
←←←←先點擊左邊分享圖標再點擊下載按鈕即可免積分下載!!!
女校橄榄球电子游艺
Back to Top
自動
滾屏
速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