哇!繁體版
當前位置:首頁 > 都市言情 > 附體記
加入書架|投推薦票|錯誤舉報|txt全集下載

第七十章 陽毒異變

    怨憎會,這片壓在賈府上方的陰霾,終于算是煙消云散了。不過,經過怨僧會夜襲與天門山口一戰,許多事都悄然改變了。

    胡氏身受重傷,可想而知,「精神」也會不太好,雖有重金聘請的名醫悉心救治調理,一直也未見起色,說是怕風,屏絕探視,除了賈似道誰也不讓入內問安。賈似道顯然大受打擊,有逃遁之思,府內之事一概拋開不管,每日至胡氏房中探視后,便轉去解道樞處,除了下棋閑談,便是尋仙問道。可以看出,經過怨僧會一番波折,賈似道非但更加信任解道樞,而且慕道之心,愈發急切了。

    聽得隱約傳言,賈似道似乎有意拜解道樞為師,修練道術,而解道樞以賈似道有官名家累在身,未便答允。

    說起官職,實際上,賈似道此趟急回臨安,依照常理,是要以擅離職地論罪的,不過,賈似道歷官多年,自然不會魯莽行事,啟行前便作了安排,他人到臨安,召他入京述職旨意也同時傳下。賈似道當初外放為官,本是以積累歷練為主,小舅子家有變故,皇上當然加意關照,也許此行回來后,連江州任上也不必再去了,直接便會有調任京官的差事下達。

    龔護院的事,令賈似道極為震怒。若是換了其它人家,或是東家將人驅逐,或是下人引愧離府,也就罷了,但龔護院顯然不敢卷席自去,賈似道卻又一直未對此作出任何處置。數日來,龔護院膽顫心驚、誠惶誠恐,彼折磨得不成人形,最后跪于前院,泣求賈似道降收為奴,以贖己過。如此一來,非但龔護院自己降身為奴,他的妻小也淪為家仆了。

    下人背地里議論紛紛,有人說龔護院習武出身,壯年方娶,其妻甚美,這下美妻未免不保:又有人說,其妻早已不保,又何待此時?

    對于作出奇行異舉的齊管家,賈似道的態度則要曖昧許多,似乎齊管家突然為此消失,倒讓他松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府中少了兩大頭目維持,賈似道又無心打理,事情便都落在霍氏身上,由深閨內院而步出廊外,里外兼挑,一面另行覓尋妥當的人,一面持起府務,所幸霍氏不僅有此才干,也有此心氣,且并不嫌煩,一切均有條不紊。

    由天門山返歸當夜,我并未在賈府停留,而是與陸氏父女一道去了陸府,直至辦完陸夫人喪事。京東人語遣人來催行,小漁亦請我先行返回,與解道樞交涉釋放靈兒,以完其母心愿。

    我甫回賈府,便領著東府諸人逼迫解道樞交出靈兒,怎奈解道樞死豬不怕開水燙,一口咬定靈兒已逃,下落不明。為此,雙方鬧得極為不快,險些當場便起沖突。

    賈似道對我大為不滿,認為我對貴客「無禮」,加上此番怨僧會外擾中,東府眾屬對我的擁捧,顯然讓賈似道感到我的威權不下于他:而我偶獲奇丹,平地入道,也讓賈似道極為羨妒。此后「父子」會面,總覺尷尬,有意無意地,都盡量互相勘埽我返歸東府,另立門戶的事便很自然提到了日程上,只是,一來胡氏病重,為孫不便此時離府,二來新婚未久,不宜即去,故此耽擱了下來。

    而我這陣日子,過得可謂「苦不堪言」。本來美妻新娶,正是日一日一而伐的神仙日子,卻因陸夫人新亡,小漁居喪守七,圓房之期只得后延。這倒罷了,偏偏浣兒、小菁幾個妾婢,也陪隨小漁舉哀,誰也不肯在小漁傷心之際,背著干那越禮逾分的勾當,于是我每日早起,根都是怨天恨地、怒目沖天。

    至于本分之外,霍氏那邊忙得腳不沾地,居處又人多眼雜,無法下手。而那日我與霍、王二氏的褻歡,已成三人共有的秘密,雖說是下過頭場雪,何妨隔日霜,已然著墨,下筆不難,但是呢,若少了霍氏啟頭,打破頭罐,直接去尋王氏,未免顯得母子倆太也……

    此事給霍氏知道,王氏顏面難抬。我想王氏定然放不下臉面答允,還是暫時不去觸那霉頭為妙,以免打草驚蛇,將好事弄成壞事,難以收拾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唯有霍錦兒,還羞答答地住在我的院里。但那日我憐她有傷在身,未一舉直搗黃龍,卻是大大失算了。這幾日,這株宜喜宜嗔的晚開美人花,如驚弓之鳥,一見我便躲,偶爾被我堵在墻下廊角,也是神色羞慌,左顧右盼,接話則顧左右而言他,一副「那事且休提,奴家羞難洗」的躲閃神色,令我空自扼腕,恨不能將滿院礙眼之人統統打發出去,踏馬直逼宮,生姜炒大蔥,冷熱生熟一鍋見分曉。

    因此上,府中雖眾美如云,明的,暗的,皆色色動人,卻像滿席珍餞送到了眼前,偏無箸下咽:分明自己有萬貫之富,可惜手頭無現銀,其奈若何?只熬得我滿身熱癢,口舌焦干,幾欲撞墻。

    無可奈何之馀,轉回頭冷靜一想,不禁唬了一跳:自己何時竟變得像個上蹤下跳的發情猴子了?雖說前一陣食髓知味,很有些貪,但以我多年的清凈修為,尚不至如此毫無定力。

    這一下疑心既起,尋根探由,才赫然發覺,那該死的陽毒未除,終于釀成禍患!

    以前,毒力內勁徑渭分明,尚可憑皆真力壓制于它,漸漸的,陽毒侵融內息之后,便如染劑滴入水缸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雖然毒性也被沖淡了,但卻變得像慢性春藥,持續透發,且內勁愈強,欲念愈蒸,造成我現下夜夜難安的境況。

    若是說這算糟的一面,另一個變化,則不知是喜是憂。

    以我如今超絕的靈覺,府內仆婦、婆子、丫鬟的私議都逃不過我的耳力,我陸續聽到眾人對我容貌變化的反應,其中幾名年輕仆婦的說得尤為露骨,簡直讓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「……噓,我問你,郭家的,你前日見了公子爺,怎地像是挪不動腳步了?」

    「你不也是,這衣裳一直見你也舍不得穿,來這院子,不過拾掇點粗活,弄這身打扮作什么?難道他會向你看上一眼?」

    「那你呢,梳這俏頭,抹這些粉?」

    「嘻嘻!」

    「沒尋思的!」

    「也不知怎么的,大病好了之后,越長越抓人,你瞧他那眉眼,那身肉,白瑩瑩的像上了光一樣,有幾回,我恨不能撲去上咬他耳朵一口,或是拽下一塊肉來,己「真是的哦,盯你一眼,會讓你渾身麻酥酥發飄哦,哪天呀,我就索性假裝暈了,酥倒于他懷中,任他胡為,嘻嘻!」

    「呸!瞧你浪的!我比不上你了。」

    「唉,要我說呀,咱們這般貨色,浪也沒用,犯什么心思呢?縱肯倒貼,人家愿睬你嗎?還是干活罷!」

    這些悄議,大體的意思是說我越來越「俊」,而這俊氣幾如「妖異」,簡直像妖魔一般讓人心動,這點上,從屋內幾名丫鬟偶爾朝我抬眸迎面時,發愣迷糊的失態也可得到印證。

    起初,我也疑過,會不會是意象大法促使此異變,或是功力提升,造成「變相」?然而幾經排查,最后發現事情絕非那么簡單。

    的確,我施展意象大法已有些時日了,體貌上的變化雖不大,卻將「李丹」俊秀中獨有的一絲山野氣,移到了「賈大公子」身上,使得柔秀如女子的面容與身形,添了一股略帶稚氣的男子之「俊」,整個人的神采便如畫龍點睛般更出眾了,這是我特意從水中模糊身影容貌中發現的,在旁人看來,或許要以為這是「賈大公子」越長越開了罷?

    但這不是最主要的,作用更大的卻還是那陽毒!本來一個人功力修為大進,整個人便會體潤氣足,看著精神飽滿,而我的內力與眾不同,滲了陽毒,陽毒之氣隨內勁外透,從肌膚、神光中潤溢于外,加上體內無時不刻發散著若有若無的欲念,便成了烈日煦煦般對女子的致命吸引。

    說來說去,只能說太乙派的藥真是他娘的十足的「良藥」,效用太厲害了!

    我挾真氣入主這個身軀后,百般壓制毒力,長久之下,連體內臟腑的毀壞都愈合了,這毒性卻依舊如此頑強,竟然在我身體內不屈不撓地又結出了這意想不到的奇異之花,更不知以后還會有何其它變化。

    這陽毒糾纏不止,大有與我「永結同心,白頭偕老」之勢,影響所及,更波及了……縈繞于我腦中的隱秘念頭。

    那日天門山一戰,見了另一個「李丹」,初始的迷糊與震驚一過,我便知道鐵定是有人盜取了我的遺棄肉身了。雖不知那人怎會找到并治愈我已毀之身的,但不論內中有何蹊蹺,肉身猶存,這便是個大驚喜!

    從那刻起,尋返已身,重回本來面目的念頭就從未沒斷過,現在發現自己體內真勁是徹底甩不脫那毒力糾纏了,那豈不是說,即便重回己身,也將「禍」延于彼了?他奶奶的!

    關于重返已身這件事,我起初盡是興奮,然而驚喜過后,略經細思,卻覺其間有諸多煩難。

    如今我不僅與小漁、浣兒結夫妻之緣,與霍、王二氏也有孽情糾纏,錦兒、棋娘、賈妃等賈府中許多女子,都是我無法拋下的,我此身現為東府少主,斷然離去,非但會引起軒然大波,前陣子醞釀的復仇謀畫,均是立足于東府而發的,這一去,一切豈非轉頭成空?

    不知不覺,我在賈府陷入已深,再也無法簡單地回到過去了,之前青陽山師門的那個人是我,如今與眾女結緣、身居東府少主的這個人,也不能說不是我。

    天意冥冥,造化弄人,有讓人煩惱時,亦有讓人感恩處。然而無論如何,「李丹」猶在,可見天無絕人之路,此刻,我心中的感恩是遠遠多于煩惱的,此外,那人曾先后以「李丹」與「禿鷹」的面目出現,更讓我見到一絲希望,彷佛能望見更開闊的天地,莫名地興奮與期待起來——他能以神游道力,「分身散形,不拘一軀」,我為何不能?

    功力大進與心魂之道的全新領悟,給了我極大的信心迎對此事,一切均有待尋回肉身,弄清根由,有了兩全之策后,再行定奪了。

    我的這些驚喜憂疑,均無法向外人道,只有避人時獨自品嘗,展露在人前另一面的我,卻是少年才俊,雄風初展。

    隨著功力脫胎換骨般的大幅提升,與天門山小顯身手,東府諸人對我的態度大為改變,凡事均會找我商議,有何情況,也會及時向我呈報,若說此前好比「登基」,那么,現下總算有點「親政」的味道了。

    「少主,怨僧會之患既除,這邊無事,咱們當日的籌劃應加緊實施了。」

    「不錯,眼下最急的便是將閑置的大筆錢財啟用,可是小漁方遭喪母之痛,怎有心思理會東府的爛帳?」

    「這倒不妨,生死人之常情,少夫人也不宜過哀,將此事請問于她,正可讓她分分心,振作起來。」

    我甚覺有理,便狠下心,讓京東人語天天捧著帳冊,跑到陸府去「煩」小漁,數日之后,小漁居喪無事,也漸漸拾起東府帳冊,閉門潛讀一番,遨游于中。這也是小漁天性使然,換了其它女子,誰會有興致翻閱那些枯燥的陳紙爛冊?

    眾人與陸幽盟見了,均是心中暗喜,再不拿旁事驚擾小漁。
分享到:
←←←←先點擊左邊分享圖標再點擊下載按鈕即可免積分下載!!!
女校橄榄球电子游艺 幸运赛车直播app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电脑版 pc蛋蛋加拿大28官网 股票软件下载排名 贵州11选5追号 pc蛋蛋28开奖记录 赚钱小段子 南通棋牌游戏金游世界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借给 彩票合买大厅官方网是真的吗 手机猫挖矿赚钱软件下载 吉林快三实时开奖直播 2018梦幻刷乌鸡国还赚钱吗 吉林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幸运幸运飞艇开奖直播 3d开奖现场开奖结果
Back to Top
自動
滾屏
速:-
幸运赛车直播app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电脑版 pc蛋蛋加拿大28官网 股票软件下载排名 贵州11选5追号 pc蛋蛋28开奖记录 赚钱小段子 南通棋牌游戏金游世界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借给 彩票合买大厅官方网是真的吗 手机猫挖矿赚钱软件下载 吉林快三实时开奖直播 2018梦幻刷乌鸡国还赚钱吗 吉林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幸运幸运飞艇开奖直播 3d开奖现场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