哇!繁體版
當前位置:首頁 > 都市言情 > 附體記
加入書架|投推薦票|錯誤舉報|txt全集下載

第五七章 奇石秘

    書童賈定跑來催駕,我尚未告辭,廳外卻有幾人擡轎而至,張幼玉向霍氏辭行:「圣姑甚少出門,還望夫人多加照拂,幼玉有事,先行告辭了。」

    霍氏笑道:「不多留兩日么?」顯然,雙方早已打過招呼了,霍氏此際僅為客套。

    「不了,師門法嚴,誤了歸期,幼玉可受責不起,」張幼玉說著,又轉臉向我笑道:「不能喝大公子喜酒,甚憾,幼玉這里先向大公子道聲恭喜!」

    這個女子,我窺過她裙底春光,美色醉人,令人實難相忘,但有朝一日,她若成為我營救師姐的障礙,我也一樣會毫不留情,對她下手!當下,微微笑道:「小可期盼與仙子再度相會!」

    張幼玉點點頭,唇邊留著笑意,轉身又朝霍氏、師姐微一傾身,行禮致別,方步出廳外,乘轎離府而去。

    我回望了師姐一眼,也跟著書童賈定出了廳,換上吉服,頭戴禮冠,與賈府一眾浩浩蕩蕩騎馬朝陸府進發,東府幾人,也隨駕同往。

    將新娘迎歸賈府時,府中人聲鼎沸,四方來客畢集。鼓笙吹瑟中,吉禮完畢,眾賓歡宴,觥籌交錯,喧鬧騰天,自始至終,沒有半點異狀發生。

    喜宴過后,賓客漸散,往返送客之余,眾人互相朝面碰見,看似都舒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畢竟另有內情,不能全當無事。全真道士、雀使門下、東府、陸府各方依舊留下部屬于四處值守,賈似道則將余事交由仆從料理,各方首腦悄然齊聚大廳。

    我作為東府少主、賈府大公子,亦暫時拋開新郎身份,入廳議事。

    大廳為適才成禮之所,猶張燈結綵,晴彩輝煌,不過,現下人去空蕩,顯得格外安靜,比之各處宴廳的酒氣彌漫,杯盞淩亂,此處還算干凈整潔,眾人忙亂了一回,至此方喘上一口氣。

    「怨憎會不會來了?」

    想必人人心中此際都是這般疑問。

    本來,眾人作了最壞打算,有準備怨憎會或易容或脅迫,隨賓客混入,在歡宴或吉禮時猝然發難,屆時疏散人群、尋覓敵蹤、殲滅敵首,各有分派,如今全然落空,雖是無事大吉,松了一口氣,卻也另有不安。

    「我想,其中緣故,應是怨憎會也不愿累及無辜!」

    吳七郎隨接親人眾來到賈府,伴著放心不下這邊事態的陸幽盟,一道在廳,此時他見眾人疑惑,神色黯然道:「家兄入盟怨憎會后,我曾見過一回,那時,我責他為何入此邪異門派,他言道:」何為邪何為正?棄身之人,世間善惡豈能拘我?「語畢,見我不安,他方歎了口氣,又道:「此番一見,或相逢無日,你我各自珍重吧,唉,你們外人,又豈知怨憎會的兄弟姊妹,個個是重情重義的熱血兒女?怨憎會恩怨果報,歷歷分明,行事自律,從未傷及與事無涉之人,比之當今許多名門正派,恪守更嚴,論是非,講正邪,大家可謂各有千秋,誰也指不著誰!」」

    我聽了,暗道:「怨憎會怨報「孽主」滿門,豈能說「從未傷及與事無涉之人」,不過,在他們眼中,「孽主」滿門,皆非「無涉」罷了,持見不同,評判則異。」

    吳七郎言外之意,怨憎會未必便不會來了,但眾人想當然地認為他們會乘亂行事,倒也不見得。

    「如此說來,咱們還是大意不得——」

    賈似道正沈吟道,卻被外邊走向廳來的一陣急亂的腳步聲打斷。

    「啟稟老爺,屬下有事求見!」

    廳外之人,不敢擅入,在門外叫道。賈府中,其他下人仆從均自稱「奴才」,稱「屬下」的,只有齊管家、龔護院等少數幾人,想必是他們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賈似道擡首應道:「進來罷!」

    推門進來的幾個仆從,為首的果然是龔護院,他手捧禮匣,急走幾步,將握在手中的一軸卷帛遞給賈似道。

    賈似道一邊接過,一邊問道:「是何物事?」

    「老爺請展開一看!」

    賈似道狐疑地展開帛軸,龔護院卻伸手將卷帛翻過,賈似道唬了一跳,手顫不停:「這……這……在何處發現的?」

    眾人齊投注目光看去,只見卷帛背面血淋淋兩行大字:

    奪妻恨,殺父仇!

    昔日怨,今時報!

    「嘿,」賈似道頹身坐椅,澀聲自嘲:「他們人沒來,卻送來了這個!」

    「這恐怕便是「示證」了!」紀紅書道:「這卷帛賈公可認得?」

    賈似道一邊搖著頭,一邊手中翻看,見了帛軸正面,賈似道眼兒大睜,挺身坐直,顫聲道:「這……這是……難道是他?」

    數人齊聲問道:「卻是何人?」

    賈似道卻先未答,問龔護院:「這帛畫你是哪里尋見的?」

    「屬下領著幾人,整理賓客送來的物儀時,不防這禮匣盒蓋未閉,下人不小心失手落地,掉出這卷帛畫,屬下撿起時發現有異,當即送來!」

    「快去查一查,是何人所送!」

    「老爺請看匣上,寫有名帖,是城東李家所送!」

    「讓人即刻去將李老爺請來一趟!」

    「是,他剛離開不久,應未走遠,屬下這就去將他追回!」

    「等等!」賈似道沈吟片刻,道:「或許與他無關,你須客客氣氣地將他請駕一行。」

    「屬下明白!」

    這時齊管家神色慌急地自廳外走來,賈似道身兒一顫:「怎么,又有事?」

    「不,不是,」齊管家舉袖抹著胖臉上油油的汗,賠笑道:「屬下聽說這邊有事,故此急忙趕來。」

    賈似道點了點,面色凝重,擡眼見眾人正望著他,歎道:「諸位,此事極為蹊蹺,我絕沒想到,仇家竟是……」說著,搖了搖頭,又歎了口氣,方道:「竟是家母后嫁給的張石匠!」

    「哦?」富春子道:「他與你有何深仇?」

    「按說也沒有多大仇怨,」賈似道皺眉道:「只不過……似道家業微成時,孝思難禁,讓人暗暗將家母接回了臨安。」

    「奪人之妻,說的便是這個么?」東府中除了我與吳七郎,此刻只有京東人語在廳,他點頭頷首道:「嗯,說起來的確有些理虧,但你接母來共富貴、享清福,也算出于孝母,不能說全然無因,按說,若僅如此,也不至于仇不共戴天呀!」

    孝母?我暗下噴笑,滿廳中,除了賈似道自己,恐怕只有我知道賈似道是如何個「孝」母之法。

    「似道為免張石匠糾纏不清,」賈似道面色略有些不自在,道:「曾派人逼催石匠舉家遷移,遷回原籍,不得上本府擾。」
分享到:
←←←←先點擊左邊分享圖標再點擊下載按鈕即可免積分下載!!!
女校橄榄球电子游艺 山东11选5爱彩乐 今日股票推荐私募 做韵达快递靠什么赚钱 3d开奖现场直播频道 周冷热号码分布图 新疆十一选五一定牛 ewin棋牌二维码 澳洲幸运8玩法说明 极速飞艇是官网的吗 开心棋牌老版本 韩国快乐8最快开奖网 江西多乐彩重号走势图 11选5中奖结果 想赚钱 日语 时时彩计划群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奖金分配
Back to Top
自動
滾屏
速:-
山东11选5爱彩乐 今日股票推荐私募 做韵达快递靠什么赚钱 3d开奖现场直播频道 周冷热号码分布图 新疆十一选五一定牛 ewin棋牌二维码 澳洲幸运8玩法说明 极速飞艇是官网的吗 开心棋牌老版本 韩国快乐8最快开奖网 江西多乐彩重号走势图 11选5中奖结果 想赚钱 日语 时时彩计划群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奖金分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