哇!繁體版
當前位置:首頁 > 都市言情 > 附體記
加入書架|投推薦票|錯誤舉報|txt全集下載

第五一章 玉樹后庭

    「賈大公子,別來無恙呀?方才聽你們說話,便知道你會來尋我,嘻嘻!」

    「你……你怎會在這里?」

    她雖作仆婦妝扮,頭發也刻意撥得松散,但任誰都一眼可以看出,她膚白皮嫩,容色鮮麗,哪像個持粗活的仆婦?難怪王氏說她不像老實本分的人,這么艷麗的仆婦,怎么看怎么都像行奸賣俏之流嘛!不過,說實在,與之前的羅衣艷裳相比,我倒十分喜歡她這身裝扮。穿上這身粗布青衣后,她顯得風致動人,別具韻味,那種尋常之中透出來的幾分白艷,極是撩惑人心。

    見我愣瞅著,她自顧一眼身衣打扮,略為得意,吃吃嬌笑,扭了扭腰:「呆子,幾日沒見,就瞧不夠了?」

    我怔了一會,微微皺眉:「連……小婦!你弄這身怪樣子作什么?沒在園中乖乖躲著,跑這來干嘛?」

    「我來已有幾天了。」

    「我知道,聽我娘說,我離府的第二日,你就到這了。」

    「這位姨娘,原來就是公子你的生母么?」連護法一怔,半張著嘴兒,好笑地訝思片刻,不知想起什么,臉上微微一紅,隨即笑道:「我與言老三住那園中木屋,要瞞著你府中人還可以,院里忽然來了那么多全真道士,礙事得很,只好躲入你娘院里嘍。」

    原來是為躲避全真道士!

    想起王氏的身病,我決意直問,道:「你住這里倒也罷了,到底給我娘吃了什么?她身體不適,是不是你動的手腳?」

    「不錯!」連護法微微一笑,坦承不諱:「是我下的藥。」

    「你……」一聽真是她干的,我登時大怒,厲聲道:「她得罪你什么了,你要害她?!」

    采丹變相之后,我身言舉動非同往日,這一發怒,不覺整個身形氣勢為之一張。

    遭我這聲怒喝,她花容微變,倏抬眼兒看我,臉上帶著疑惑與委屈,水波盈盈的杏眸我臉上凝視游轉片刻,變得有些霧蒙蒙的,神情若被刺傷,垂睫澀聲道:「大公子的脾氣真是越來越大了。」

    我心上一軟,對有過合體之歡的女子這般大聲喝斥,的確有傷情分,不由放緩了語氣,道:「你……干嘛對她使藥?」

    「我也沒存心害她,」連護法神情羞惱,略顯倔強,隨即面色漸漸回復如常,掩過了方才的失態,高抬臻首,淡淡道:「只不過我一進院子,她……你娘老是盯著我,跟防賊似的,我便隨手在果子里撒了些藥,讓她別那么精神。」

    王氏留意她,一是看她樣子不像,二是疑她與齊管家曖昧,多瞧幾眼那也是有的。估計她不欲被人監視注意,遂而下藥,但她因這等細事傷人,此時又說得這般輕描淡寫,我一時怒氣又盛:「在你眼里,當然沒什么!但我娘卻因此身癢難耐,又……夜夜不能安寢,致使憂思重重,她身子本弱,哪經得起你這般折騰?」

    「怎么會呢?」連護法長睫下的星眸閃動,詫異道:「我不過布了些瞌睡粉在果皮上,最多體困嗜睡而已。」

    我怒道:「瞌睡粉?瞌睡粉難道會使人身上熱癢、長痘么?」

    「熱癢,長痘?不會的!」

    連護法極力分辨,我見她神情不像說假,怒氣消了大半,便略述了王氏的癥狀,與她對證。

    她一聽,慌道:「哎喲,遭了!」

    「怎么?」

    連護法從身上掏出兩只大小模樣頗為相似的小瓷瓶,細加比較,喃喃道:「難道用錯藥了?」

    我心上一緊:「另一瓶裝的是什么?」

    連護法臉色微紅,訕訕地道:「是本門秘藥。」

    「什么功用?」

    連護法面色更紅,欲笑而止,卻不作答,倏地轉過身去,「噗嗤」一下噴笑出聲,只見后腦一勾一勾的,捧腹吃笑不絕。

    我疑惑地跟上前,她忽然掉過頭,柔掌推扶著我胸口,喘笑致歉:「哎喲…

    …對不住,這……這是本門女弟子……行功采練前用的藥,卻……卻誤給你娘用了。「我微惱道:「你還笑!究竟要不要緊呢?」

    「沒什么大礙,」連護法因笑,臉兒憋得通紅,喘不過氣:「不過真是難為你娘了,她這幾日怎么挨過來的呢?」說完,又笑。

    我有些明白:「莫不是春藥?」

    「差不多,只是沒春藥那么霸道,」連護法臉上帶著余紅,略略緩過氣,道:「放心,對身子不會有何大礙的,只須……只須行房一次,無藥自愈,快讓你爹去救命罷,不然……你娘可要燒著了。」

    我聞言一怔,如此說來,適才的一番偷腥嘗鮮,豈不是無意中將王氏的病給治好了?這卻療病解毒之法卻不能讓王氏知曉。否則,推根究底,又算怎么回事呢?只不知是否需要男子出精才有效,先瞧瞧王氏情形再說,若其效不顯,我是否要再接再厲、撩槍上陣呢?

    這般想著,不覺情思暗蕩,方才沒在王氏那兒泄去的身火,此時又蠢蠢欲動,塵根隨之舉旗響應。

    身具功法的人,對身周一切氣息聲動都極為敏感,連護法瞬即發現了我的異動,瞄過來一眼,失聲道:「咦……你在胡思亂想些什么?」

    我臉上一辣,她一向精明過人,要是被她猜到我私下不可告人的念頭,那便顏面無存了。為掩飾真相,我鼻息呼呼的,直逼上前,欲皆肢體歪纏,攪得她沒空深想。

    連護法略退一步,身姿后仰,兩手提胸,略作警護,面上微紅,笑嗔道:「喲,作什么?」

    她這種聲氣神情,又是這身衣打扮,十足一個貌似良家卻故作正經的。

    我心火亂冒,也不應聲,揪著她上胳膊一拽,本想將她身子拉進懷,不料采丹之后,勁力大增,一時未掌握好力道,她身步蹌跌,頭面急撞過來,我側身一躲,她跌過我身前,支臂按桌,弓身撲于窗前桌上。

    「你……找死呀!」她一時未加提防,跌得甚是狼狽,羞惱之下,不由怨聲嬌叱。那勾腰翹臀的,姿勢倒是正好!

    「你這小婦!既然跟我上過床了,我娘好歹也算是你裙下私認的婆婆,對婆婆如此大不敬,你說該不該罰?」

    「真難聽!我哪知道她……她是你娘?」這個閱盡世故的風人居然臉紅了,喘吁吁道:「死小子……你……你摸到哪去了?」

    我摸的是她身上最肥的地方,不是上頭而是下頭的。

    方才見她這身粗布青衣打扮,露在衣外的頭面、脖頸、手腕,都顯得格外瑩白,我就暗下垂涎了,此時哪克忍耐,露出的部分也摸,沒露出的地方更摸,不知不覺,大掌竟掏進她粗布裙下——她俯背彎腰的姿勢也正好便于我下手。

    她扭頭嗔斥:「胡鬧……快把手拿開!」

    我的手摸到了她,蚌縫微微燦開,滑溜無毛,一根指頭就著淺溝來回抹動,喘笑道:「你的鎖陰功呢,今兒怎么就打開了?準備開門迎客么?」

    「呸,你當自己是什么尊客了?還不是只鬧人的大馬猴?」

    「這是大馬猴卻要鬧進你的繡房哩。」

    兩人適才怒眉瞪眼地沖突了一場,各有不是,誤會冰釋后,皆有重歸于好的意思。合歡燕好過的男女,正兒八經的致歉話說出來,倒嫌別扭,打情罵俏、肢體示好便是最好的消彌隔閡之法。我一邊調笑,一邊動手動腳的,不須片刻,連護法便嬌喘吁吁、媚眼回視,改以昵腔與我說話。
分享到:
←←←←先點擊左邊分享圖標再點擊下載按鈕即可免積分下載!!!
女校橄榄球电子游艺 免费股票推荐 倒卖芒果赚钱吗 财务部门如何为企业赚钱的措施 什么网站是传图片赚钱的 看股票涨跌 手机炒股软件哪个好 黄金股票 大乐透 开奖 结果股票行情 大连股票配资 手机股票 股票涨跌影响总资产 长百集团股票行情 在深圳做点什么副业赚钱 刺客信条5赚钱攻略 公司户头能不能给私人账户赚钱 玩天龙八部手游赚钱
Back to Top
自動
滾屏
速:-
免费股票推荐 倒卖芒果赚钱吗 财务部门如何为企业赚钱的措施 什么网站是传图片赚钱的 看股票涨跌 手机炒股软件哪个好 黄金股票 大乐透 开奖 结果股票行情 大连股票配资 手机股票 股票涨跌影响总资产 长百集团股票行情 在深圳做点什么副业赚钱 刺客信条5赚钱攻略 公司户头能不能给私人账户赚钱 玩天龙八部手游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