哇!繁體版
當前位置:首頁 > 都市言情 > 附體記
加入書架|投推薦票|錯誤舉報|txt全集下載

第十章 少林逆徒

    我和左小瓊從酒樓窗子躍下,在人群中展開身法,游魚一般,飛快穿行,人群根本來不及驚叫,便已遠去。奔行中我感覺有一股精神之力將我緊緊鎖定,擺脫不得。天!這絕不是道門法術!卻不知是何方妖法?像這樣我即使逃到天涯海角,他也能把我找著。

    過了魚市,我匆匆回頭一望,卻見那老道在道旁的屋頂上寬袍飛展,急掠而至,不知何時,他的左右和身后,各多了一人,身法竟不遜于他。

    我心中頹然,剛才傷后急奔,眼鼻流血,眼前紅霧一片,即使繼續逃跑,也支持不了多久。我猛地停來,想攔住他們一陣,讓左小瓊逃離。

    左小瓊驚叫:「大哥?!」我道:「不要管我,快跑!」轉身迎面向敵。左小瓊身影一閃,后發先至,搶在我身前,棍劍在手,道:「大哥!我們結義兄弟,我不會獨自逃生的!」我心中感動難過,一時說不出話。

    卻見那全真老道驀地停來,另外三人也隨之停住,看陣形竟似將他圍在中央。正詫異間,聽得右首一人口宣佛號:「阿彌托佛!」這才看清,左右兩人像是穿著僧衣,身后一人深目鷹鼻,竟是西域喇嘛打扮。只是在我眼中,他們臉龐衣著俱為紅色,剛才一時沒看出來。

    左小瓊撕下一塊衣布,替我擦去蒙住雙眼的血水,我感覺身子疲乏無力,軟靠在左小瓊身上。左小瓊急叫:「大哥!你怎么啦?」我喘息道:「我……我……。」隨著張口說話,喉間一甜,涌出一股血來。左小瓊驚呼中扶我坐到地上,運功幫我療傷。

    左首僧人蓬須亂卷,相貌甚是兇惡粗魯,喝道:「慧現,我們等你多日,你終于還是出觀來了!」

    那全真老道笑道:「好計謀!我還道哪來的小賊,班門弄斧,竟敢來窺探本觀,沒想竟是受你們指使的。嘿嘿,你們平日以光明正大自居,口口聲聲慈悲為懷,卻忍心讓個小孩身受內傷,使出這等伎倆,騙我出觀,可嘆!可笑!」他雖是滿口譏嘲,但神情中卻怎么掩不住一絲悔意,顯是后悔自己貿然出觀,陷入了險地。

    右首僧人慈眉善目,也不爭辯,道:「阿彌托佛!慧真師弟,你先去看看小施主的傷勢如何。」一道柔和的慈光向我射來,讓人心頭一暖。

    慧真看了全真老道一眼,遲疑片刻,合掌道:「是,慧空師兄!」雖是聽命,聲音卻有些勉強,似乎心有不甘,兀自連連回頭向全真老道望去,從屋頂落下,向我走來。

    慧空這才轉向全真老道,緩緩道:「慧現!你本出身少林,奉命往西域研習佛法,卻叛師逆上,殺害同門,竊取經書,焚燒藏經閣,犯下滔天罪孽,我奉方丈法旨,拿你歸寺領受責罰,你還有何話好說?」

    那全真老道長笑道:「貧道全真富陽子,并非什么少林慧現,入道之際,以前所有種種,于我皆為過往云煙,已全部拋開。你所說的,或許有,或許無,但于貧道有何相干?!」

    那西域喇嘛本來一直沉默不語,此時聽了富陽子一番話,忍不住一聲低吼,身子簌簌抖動,紅衣飄展而開,就要發難。

    富陽子卻趁西域喇嘛禪心失守的片刻,一掌印出,「蓬」的一聲,兩人氣勁相接,西域喇嘛身子微晃。富陽子縱聲長嘯,又連出數掌,西域喇嘛一步步退后。

    慧空眉間微皺,道:「慧現!你罪孽深重,且跟我回少林,戒律堂自會予你分辯是非的機會!」說話間僧袍鼓蕩,白須飛揚,霎時間高大威猛了許多,便如瞬間化身為降妖伏魔的大力金剛一般,隨手一掌空擊,富陽子小心地躍閃而開,似對他甚是忌憚。

    此時棲霞觀方向一道嘯聲傳來,清如竹笛,像是應和富陽子適才發出的長嘯聲。一會之后,數十道嘯聲應和,此起彼伏,聲氣直沖云霄,煞是驚人。慧真剛走到我身旁,聞聲色變,無暇助我療傷,叫道:「慧空師兄,對這惡徒慈悲不得!」

    慧空輕嘆一聲,念了聲法號,連發數掌,封住了富陽子退路,驀地身形倏縮,閃電般撞向富陽子懷中,富陽子被迫出掌拒敵,「噗」的一聲,氣勁擠壓下,空氣中爆開一聲悶響,富陽子被震得后退一步,長須揚起,臉如金赤,額際根筋突露,看上去極是駭人,顯是使盡全力才接下了慧空一擊。

    慧空道聲:「罪過!罪過!」弓背含腰,僧袍飄飛,掌出如電,每擊一掌,富陽子便向后退一步,數掌過后,富陽子依然像剛才一樣,形狀駭人,卻不曾倒下,顯是有極強的精神力,雖處于絕對弱勢,猶能死死撐住局面。

    眼見棲霞觀方向遠遠的有數十道身影,布成扇形,急掠而來,居中一人身法極快,直如彈丸急射,正是昨天那矮道士陸志靜。慧空見了,彈身而起,身形在半空中炸開,驟然如布匹一般翻卷拉直,凌空向富陽子撲下,口中驀地一聲大吼,聲如霹靂,突噴而出,我雖遠遠隔著,也感覺眼前突然一黑,這一聲獅子吼當真令天地變色!

    只見富陽子身軀一顫,慧空雙掌急下,富陽子衣袍須發皆向后扯動,如疾風過林,「噗」的一聲,雙掌印實,富陽子軟軟的矮去。慧空提起富陽子身子,喝道:「走!」

    慧真不由分說,將我背上,跟著慧空飛去。左小瓊、西域喇嘛隨后跟來。棲霞觀追來的道士已近在半里,當先那名矮道士傳聲道:「貧道陸志靜,請慧空長老留步說話!」

    慧空足不停留,道:「阿彌陀佛,貧僧有事在身,恕不奉陪。」幾人在屋頂展開身法,頓時耳邊風聲呼呼,身周景物倒卷,亂人眼目,足見所行之速,難得的是左小瓊竟沒落后多少。只是后面全真道士卻始終有一人,緊緊追來,應是那陸志靜無疑。

    時間稍長,幾人漸漸拉開距離,慧空功力深厚,雖提著富陽子高大的身軀,與西域喇嘛跑在最前,慧真因背負著我,稍稍落后,左小瓊輕功雖佳,畢竟年幼,功力差得太多,落在了最后。

    如此掠行了一陣,我忽然發覺緊追在身后的矮道士陸志靜腰身竟不稍晃,甚至連膝蓋也僵硬直立,短短的身子如一截僵木,雙腳懸空,卻破空直搗,離左小瓊越來越近。

    慧空在掠行中忽喝問:「前方為何煙霧大盛?!」

    左小瓊吃力地道:「那是……臨安最大的豆坊……。」

    「是水汽!」慧空不待左小瓊說完,在極速中竟然倏地前竄,守于霧中,讓過幾人,口中念念有詞,用指虛空一劃,就中一點,從那處為圓心,后方景物頓時如化入水面,波光搖蕩,陸志靜等一行全真道士的身影也扭曲變形,往右首一處彎彎追去,十數人的身影串成一道鏈子,如飛鳥改了行跡。

    佛門幻術!我第一次見識這般奧妙的術法,心中驚佩不已

    「慧空長老,為何戲耍貧道?」一道聲音不慍不怒,突然不知從哪傳來,聲音近人耳側,似有暖風襲體。

    慧空默嘆了一聲,慧真怒道:「聲波探敵?」西域喇嘛也回首張望。

    慧空點了點頭,將富陽子拋給西域喇嘛,道聲:「速去!」回身攔截陸志靜等全真道士,但見僧袍亂卷,轉瞬沒入水面似的后方景象中。

    慧真和西域喇嘛似早有默契,也不答話,徑自帶著我和左小瓊往前奔去。

    到了湖邊一處屋頂,慧真忽停來,道:「前方有全真道士!」幾人在屋頂伏低身子。左小瓊臉頰暈紅,喘息未已,挨到我身旁。慧真伸過一只手助她屏氣收聲。

    過了一會,只見前邊道上遠遠走來一眾人馬,離得近了,我不由驚「噫」了一聲,慧真空手一揚,看樣子,似將聲息如飛蟲般捉回,隨后示意我不要出聲。

    道上走來的正是襲擊我們神龍門的云真子等全真道士,也不知他們使的是何種身法,竟這等神速,一日之間便到了臨安城。云真子身后跟著的是剛才在棲霞觀路口遇見的數名道士,顯是來迎接云真子一行回觀的。

    女道士趙燕非依然神情冰冷,身邊一名道士與她搭著話,正是在青陽山稱她為師妹的那名白臉道士。兩人身形交錯間,露出靠湖而行的一騎,天啊!是師姐!

    我心立即怦怦直跳。師姐終于還是被擒了!她坐在馬上身形僵直,面容憔悴,看情形是被制住了身子。

    我心中發急發苦,恨不能立刻躍去,將師姐救出。激動之下,雙手不禁微微顫抖,慧真將掌貼在我背上,一股柔和平靜的真氣注入,瞬間我感覺心跳變緩,全真道士一舉一動俱都慢了下來,一騎騎緩緩從眼前穿過。而師姐,發髻掉下一縷,在腮邊前后飄垂,一切情形宛如身處夢中,終于慢慢消失不見了。

    左小瓊「吁」了口氣,笑道:「幸好沒被他們發覺。」

    慧真道:「他們已經發覺了。只不過身周全是我布開的少林護體真氣,他們尚不知富陽子一事,見我也沒有攻擊的意圖,故此未予理睬。」雙目灼灼,向我看來,問道:「那被制住的女子是你何人?」

    我哽聲道:「是我師姐。」左小瓊聞言大驚,道:「啊!那我們快去救她出來!」

    我霎時全身一熱,只想拼去一命也要將師姐救出,卻聽慧真沉吟道:「眼下敵強我弱,等會齊了慧空師兄,咱們再想辦法。」

    我心下一酸,知道他說的是實情,黯然道:「是,慧真大師。」慧真道:「我們走吧!莫等全真道士會齊了掉頭追來。」左小瓊問:「我們去哪?」慧真道:「宗陽宮!」

    宗陽宮在臨安城內,我們一路向北,從武林門入城,折往東行,穿過許多街巷、到得一處,門庭廣闊,屋宇雄偉富麗,與其說是道觀,倒更像王府,比棲霞觀氣派許多。

    慧真領頭向觀內走去,看門的一名道士稽首道:「慧真大師。」也不用招呼,轉身便將我們領往觀內,沿路隨見黃袍道士,守衛謹嚴。穿過正殿,向右拐過一道曲欄,來到一個園子,園中假山、池水,花木茂盛,鳥聲啾啾,儼然一個大好園林。

    穿過一道圓月拱形墻門,又是一處園子,比外間的小了許多,卻林木蒼郁,屋舍井然。園中一株老樹,粗枝斜逸,濃蔭遮蔽下,有一亭子,亭中一大群人圍著一處,亭外也站著許多道士,皆靜默不語,不知在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走近了,亭中左邊站著的一名十七、八歲少年道士向我們一行看來,眼神清湛逼人,只一眼,卻沒說話。中間一個胖道士隨他目光回望,身形移開一隙,露出了亭中石桌上的一盤棋局,左小瓊早擠湊了上去。

    過了一會,左邊對局的中年道士忽朗聲笑道:「和了!呵呵,和了!」人群頓時松動起來,那中年道士側過腦袋,短須長臉,對慧真道:「來了?」盯向兀自昏迷不醒的慧現一眼,神情間甚是復雜,半響方輕輕點頭道:「自作孽,不可活。」

    他便是執掌宗陽宮的洞庭子么?適才路上聽慧真說過,洞庭子乃茅山宗副掌教,茅山宗第一高手,龍虎山張天師歸隱后,便是他與閣皂宗道士楊至質兩人共掌天下教門公事,此際臨安城恐怕只有他率領的茅山宗能與全真教勢力抗衡。看他模樣也無甚出奇之處,額際泛光,只顯得精力充沛而已。

    與洞庭子對局之人,此時站起身來,鱗袍玉帶,面容儒雅清瘦,微吐一口氣,笑道:「和!」微微點著頭,看著棋局,神情間似猶沉浸在棋局之中。
分享到:
←←←←先點擊左邊分享圖標再點擊下載按鈕即可免積分下載!!!
女校橄榄球电子游艺 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 赚钱棋牌娱乐游戏官网 3d历史上的今天 电视节目收视率如何赚钱 山东11选5走势图-任选码型走势 布里斯班狮吼官方网站 做直播游戏赚钱吗 老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317期3d福彩开奖结果 渣土车出了事故还赚钱吗 老11选5--快乐彩 双色球028历史记录 哪些证书可以靠挂赚钱 安徽11选5专家推荐号码 2010排列五走势图 GTA5车队赚钱
Back to Top
自動
滾屏
速:-
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 赚钱棋牌娱乐游戏官网 3d历史上的今天 电视节目收视率如何赚钱 山东11选5走势图-任选码型走势 布里斯班狮吼官方网站 做直播游戏赚钱吗 老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317期3d福彩开奖结果 渣土车出了事故还赚钱吗 老11选5--快乐彩 双色球028历史记录 哪些证书可以靠挂赚钱 安徽11选5专家推荐号码 2010排列五走势图 GTA5车队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