哇!繁體版
當前位置:首頁 > 武俠修真 > 風塵劫
加入書架|投推薦票|錯誤舉報|txt全集下載

十二、忍辱習溫存

    薛劍秋忍著全身的疲憊及胸口上劇烈的疼痛,背著昏迷的陸玄霜,沒命地奔馳在一片草木不生的曠野上。當時薛劍秋從“熊霸天廈”的后院逃出后,立即竄入一片茂密的草叢,等到追殺的一干人眾呼嘯而過后,他便立即朝著相反的方向逃逸。經過了半個時辰的奔逃,那群兇神惡煞果然沒有追趕上來。

    薛劍秋整整兩日夜不曾歇息進食,再加上身受重傷,身心的負荷早已到達極限,只因他心系陸玄霜的安危,是以才能暫時忘掉一切,恍若常人般奔逃。如今他知道已經脫離險境了,緊繃的情緒不禁松弛,頓時感到昏天暗地,腳步一個踉蹌,禁不住向前一跌,俯伏倒地。

    薛劍秋倍感四肢身體,無處不疼,雖然整個臉伏在地上,卻已累得舉不起手來抹去臉上的塵土了。隱約中,聽到陸玄霜細微的呻吟聲,薛劍秋心中一顫,也不知哪生出的力氣,立即掙扎起身,將陸玄霜柔軟的軀體攬在懷,她的一頭長發拂在薛劍秋的臉上,不由得使他心下一片茫然。

    薛劍秋低下頭,看著陸玄霜的半邊臉蛋,眼睛緊閉,睫毛甚長,秀麗絕倫的臉龐上,還殘留著半濕的尿液,口中不時吐出氣息。

    薛劍秋想起陸玄霜張口喝尿的那一幕,忍不住心頭一酸,心想:“可憐的陸姑娘,你受苦了……”急忙挽袖拭去她臉上的尿液。這時,陸玄霜口中發出了低微的嚶嚀聲。

    薛劍秋大喜,急忙低聲呼喚著:“陸姑娘……陸姑娘……”只見陸玄霜緊閉著雙眼,痛苦地囁嚅道:“水……水……”

    薛劍秋見陸玄霜痛苦地低吟著,心頭宛如刀割,但見四周盡是一片草木不生的曠野,卻哪尋得出水來?眼見陸玄霜痛苦的表情,薛劍秋的心中大為憐惜,便立即拾起地上的鋼劍,伸出左腕,橫劍往腕脈上一割,頓時鮮血泉涌。薛劍秋急忙將腕脈湊向陸玄霜的唇邊,讓鮮血直接涌入她的口中。

    薛劍秋見陸玄霜將鮮血咕嚕咕嚕地喝了下去,心中甚感快慰,望著她漸呈紅潤的臉龐,尋思:“只要能夠稍解陸姑娘的痛苦,便是喝光了我全身的血也是值得!”當下靜靜地低頭望著陸玄霜安詳的神情。

    也不知過了多久,陸玄霜迷迷糊糊中聞到一陣血腥氣,不禁緩緩睜開眼來,只見薛劍秋正自關懷地望著自己,自己雙唇卻在吸吮著他腕脈上流出的鮮血,當下大驚失色,叫道:“你……你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薛劍秋面露喜色,溫聲道:“陸姑娘,你總算轉醒了。”

    陸玄霜見薛劍秋左腕上鮮血直淋,而自己的唇邊、脖子及胸口上卻沾了暖暖的鮮血,口中也有一股濃郁的血腥氣。陸玄霜沉思半晌,便已明白其中端倪,頓感驚駭不已,驚叫道:“你……你為什么要這么做?”

    薛劍秋苦笑道:“你口渴啊!這四周一片荒蕪,只怕找不到水給你喝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陸玄霜聽了,頓時張口瞠目,呆立當場,心中大為感動。想不到自己這種淫賤無恥的女人,竟能受到薛劍秋這樣的眷顧,頓時激動不已,淚珠猶如斷線珍珠般,沿著勻稱的臉龐滾了下來。

    薛劍秋急道:“陸……陸姑娘,你不要哭!”正欲站起身來,突感頭暈目眩,眼前一黑,不禁踉蹌倒地。

    陸玄霜大驚,急忙趨前攙扶著薛劍秋,拾起鋼劍將身上披著的外衣割了一段下來,為薛劍秋包扎左腕上的傷口,面露焦急關切的神情。

    薛劍秋見陸玄霜如此關心自己,心中倍感快慰,靜靜地注視著陸玄霜的一舉一動,臉上浮現出欣慰的笑容。

    被薛劍秋這樣瞧著,陸玄霜不禁雙頰泛紅,低聲道:“薛……薛大俠,你為什么要這樣傷害自己?我是個寡廉鮮恥的女人,實在……實在不值得讓你為我這樣做……”想到自己連日來所受的羞辱,忍不住又淚眼盈眶。

    薛劍秋溫柔地拭去她臉上的淚水,柔聲道:“快別這么說!我薛劍秋早已立下決心,這輩子定要好好地照顧你,保護你,決不再讓你受到任何委屈,任何傷害了!只要薛劍秋活著一天,任何人也不能再動你一根毫毛!”

    陸玄霜見薛劍秋表情真誠,語氣堅定,深邃的雙眸中流露著濃濃的愛意,心頭不禁小鹿亂撞,頓時雙頰緋紅,低聲道:“你……你是鼎鼎大名的”百劍門“

    門主,我陸玄霜何德何能,竟能受到你這樣的垂青?“

    薛劍秋心中一哂:“我早已不是”百劍門“門主了。”卻也不說破,只是哈哈笑道:“薛劍秋不過是一介凡夫,也沒啥了不起的,若能得蒙陸姑娘不棄,薛劍秋愿仗劍永伴姑娘左右!”

    陸玄霜心中一暖,一股濃情蜜意頓時襲上心頭。自從大師哥白少丁死后,便再也不曾有過這樣的感覺了!長久以來,陸玄霜不斷地受到男人的玩弄與羞辱,對男人早已失去信心,甚至還一度沉迷于同性的情欲中。可是方才薛劍秋為了解她的口渴,竟然做出割腕放血的驚人舉動,使得陸玄霜的心中大為感動。對于薛劍秋的深情,除了滴下滾滾淚珠外,已然無話可說。

    薛劍秋見她只是流淚不語,不禁握住她的雙手,苦笑道:“難道你還不了解我對你的一番誠意嗎?”

    陸玄霜心中一酸,想到自己是個人盡可夫的淫娃蕩婦,怎么說也配不上他,急忙將手掙脫開來,哽咽道:“請不要碰我!我……我的身體這么臟,碰我只會弄臟了你的手……”這時夜風呼呼響起,陸玄霜的發絲飄揚開來,輕拂在薛劍秋的臉上。

    薛劍秋心有所感,激動地將陸玄霜緊緊摟住,在她耳邊低聲道:“傻丫頭!

    誰說你臟了?在我的眼中,你是最純潔、最乾凈的!昨日種種,譬如昨日死,忘掉可怕的過去,讓我陪你共度往后的每一個日子吧!我┅我是真心愛著你……“

    這份真摯的告白,使得陸玄霜的內心激動不已,禁不住“嚶嚀”一聲,整個臉埋在薛劍秋的懷放聲痛哭。薛劍秋溫柔地撫摸著她的頭,笑道:“過去了!

    一切都過去了……“黑夜,兩人的內心卻如同高掛的明月般放著光明。

    良久良久,陸玄霜從他的懷抬起頭來,朦朧的淚眼望著薛劍秋道:“和我在一起,你……你真的不怕玷污了你的名聲嗎?”

    薛劍秋笑道:“為了你,薛劍秋什么都可以犧牲!這區區的名聲,又何足掛齒呢?”

    話才說完,只聽得身旁有個陰惻惻的聲音道:“是啊!這薛劍秋為了你這個淫娃蕩婦,當真什么都可以犧牲,連”百劍門“門主之位,他都放棄不要了!”

    兩人聞言大驚,不禁循聲望去,只看到身旁不遠處,一個面漢牽著一匹馬正自冷笑著。薛劍秋心頭一顫,想不到自己竟未察覺到有這么一個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那面漢續道:“薛劍秋,你向來小心謹慎,怎地我騎著馬向你們靠近,你卻渾然不知?哦!是了,美女在懷,享受都來不及了,哪顧得了那么多?不過呢┅嘿嘿!就這樣不明不白地被這朵人人可摘的野花累死,是不是太不值得了?”

    薛劍秋一眼就認出,他便是在“熊霸天廈”中,和“笑面虎”熊文浩同伙的那名面漢,不禁皺眉道:“薛某究竟和閣下何冤何仇?為何閣下要這樣苦苦相逼呢?”

    那面漢邪笑道:“何冤何仇?哈,你不妨到黃泉路上,去問你死去的師父吧!”說罷緩緩抽出他斜背在背上的長劍。

    薛劍秋心中一驚,急忙拾起地上的鋼劍,掙扎站起身來,將陸玄霜輕推到自己身后,小心翼翼地注視著眼前的面漢。

    陸玄霜方才聽面漢提起,薛劍秋竟然為了她,放棄了“百劍門”門主之位,心中已然錯愕萬分;如今又見那面漢動了殺機,想到薛劍秋為了自己自割腕脈,大量失血,武功方面勢必大打折扣,更是倍感焦急,心想:“薛大俠為了我,如今面臨生死關頭,我可不能再沉默了!”禁不住向那面漢央求道:“求求你放過薛大俠一馬吧!你們要的是我,我……我隨你回去就是了……”

    薛劍秋立即大吼道:“不行!萬萬不可!”

    面漢先是一愣,隨即失聲笑道:“哈,好一對狗男女!我看你們是還沒搞清楚狀況。我只要薛劍秋的狗命,至于你這個陸玄霜……如果這么想再回去被干被騎,那我也可以順便成全你!”才剛說完,突然形影一閃,一劍便朝薛劍秋胸前刺去。

    薛劍秋見面漢刺來的這一劍來勢洶洶,端的是下了殺著,急忙將陸玄霜往后一推,手中鋼劍倏地遞出,急擋攻來的這一劍。那面漢似乎了解薛劍秋的劍招路數,見他挺劍隔擋,于是一招尚未使老,劍招陡變,改刺為劈,連砍薛劍秋左翼十余劍,頓時響起金鐵交鳴的“鏘鏘”聲響。

    薛劍秋每擋一劍,便退了一步,心中憤然道:“可惡!他知我左腕受傷,便專攻我左翼的破綻!好!”頓時牙一咬,也不顧左首連綿而至的劍招,倏地將劍鋒一轉,一劍急刺面漢的咽喉。

    面漢萬不料薛劍秋竟會不顧性命,使出這玉石俱焚的一招,急忙收手向后退躍一步。薛劍秋一招得利,第二劍便又刺了過去,面漢橫劍封架,薛劍秋第三劍、第四劍又已刺出,攻勢既發,竟是一劍連著一劍,連綿不絕,當真應了杖中劍法“既占先機,有攻無守,有進無退”的奧義。

    那面漢膽顫心驚,奮力擋開了兩劍,想要挺劍還刺,薛劍秋的攻勢卻絲毫不緩,刷刷刷刷,四劍連刺他要害之處。面漢心中大怒:“可惡!薛劍秋現在身受重傷,我若打他不過,豈不被人笑掉大牙了?”當下大吼一聲,突然一劍撩向薛劍秋的鋼劍,使勁向上一挑,薛劍秋的鋼劍立即脫手向上飛出。面漢緊接著左掌翻出,一掌拍向薛劍秋的胸口,薛劍秋悶哼一聲,向后撲倒在地。

    薛劍秋急忙踉蹌站起身,雙眼圓睜,一臉驚駭地盯著面漢的雙眼,叫道:“這……這招是”回峰轉路“,是我歐陽師叔慣用的劍招之一,你怎么會使?你……究竟是誰?”

    那面漢咧嘴一笑,突然劍尖顫動,朝薛劍秋圓睜的雙眼點去。只聽得薛劍秋“啊”地慘呼一聲,屈膝跪倒在地,以雙手按住疼痛難當的雙眼,手指縫中不斷滲出鮮血,驀然間雙目已被面漢刺瞎了。

    薛劍秋咬牙叫道:“我……我明白了!我知道你是誰了!”

    那面漢手捏劍訣,冷笑道:“讓你們師徒倆在黃泉路上相會吧!”正欲一劍刺向薛劍秋的咽喉時,突然聽到背后馬蹄聲響,面漢回頭一看,只見一匹駿馬迎面狂奔而來,正是自己的座騎。

    面漢不及多思,立即向一旁躲開,在地上翻了幾個斗后,轉頭一看,竟看到陸玄霜騎在馬背上,伸手將薛劍秋從地上拉上馬來,飛也似地狂奔疾馳。

    原來陸玄霜看著兩人的爭斗,心中焦急不已。雖然薛劍秋一度占了優勢,但她知道薛劍秋為了自己大量失血,久戰之下,恐怕會因體力不支,而有落敗之虞。而自己早已不會武功,一點也幫不上忙,正自心急如焚,不知所措時,赫然發現那面漢的座騎正在低頭嚼著地上的枯草根,頓時靈機一動,慢慢地靠近那匹駿馬,趁著兩人戰得如火如荼之際,急忙爬上馬背。這時薛劍秋的雙眼已被刺傷,陸玄霜驚怒不已,立即雙腿一挾,馬匹四蹄翻騰,直搶出去,片刻之間,已奔到兩人打斗之處,那面漢既已躲開,陸玄霜急忙嬌叱道:“薛大俠,把手給我!”薛劍秋一聽,便知是陸玄霜縱馬而來,立即伸手讓她握住,身體一撐縱上馬背,潑喇喇縱馬疾馳。

    那面漢勃然怒道:“往哪兒逃?”頓時雙足一點,整個人如強弩飛箭般向飛騎之后電射而去,一劍刺出。薛劍秋坐在陸玄霜的身后,感到背后有一股劍氣攻至,他擔心陸玄霜會被這一劍所傷,急忙趨前一傾,將自己的身軀擋在她的背后,然后翻掌奮力拍打馬匹的臀部。
分享到:
←←←←先點擊左邊分享圖標再點擊下載按鈕即可免積分下載!!!
女校橄榄球电子游艺
Back to Top
自動
滾屏
速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