哇!繁體版
當前位置:首頁 > > 深宮美人夜來
加入書架|投推薦票|錯誤舉報|txt全集下載

第47頁

    這樣的念頭像瘋了一樣敲擊著薛靈蕓,她感覺自己好像要被泥沼淹沒了。她按著胸口慢慢地趴下去,伏在床邊,不管怎么用力地咬住嘴唇,眼淚卻還是無聲奔涌,濕了白凈的床單。她蜷縮著抱著自己的膝蓋,像一只瀕死的尺蠖。

    這時候,紅萱推門進來,見狀,忙奔過來扶起薛靈蕓:“昭儀,您怎么了?”說話間,紅萱看著薛靈蕓的眼睛,她的眼睛里,之前有一圈濃濃的紅血絲,此時已經消退了。薛靈蕓抽泣著,抱著紅萱:“告訴我,他沒有死,他還活著,告訴我——”

    可是,紅萱停頓了半晌,哽咽著,卻還是說:“蒼少將經太醫搶救無效,當夜,當夜便死了。”

    說罷,一陣靜默。

    如陷在沉寂的死水深潭,仿佛九霄之上的瓊樓玉宇也都紛紛坍塌隕落。薛靈蕓咬著嘴唇,咬出了血,卻也不讓自己發出哭泣的聲音。但那眼淚,卻仿佛是帶著血,殷紅,灼燙。紅萱看得直心疼,便安慰地說道:“太醫也給昭儀檢視過了,證實您的體內有一種可迷惑人心的毒藥,藥性驅使您在自身毫無意識的情況下做出一些反常的舉動,再加上——”

    “再加上什么?”

    紅萱眼神閃爍,道:“蒼少將臨死前向皇上說情,皇上同意不追究,昭儀方可免于受責。”

    “他,替我求情?”薛靈蕓冷笑著坐直了身子,淚水沖刷過的地方,在白皙的臉上留下兩道淺淺的痕印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呵,求情啊——”這兩個字撞進耳膜,薛靈蕓凄然地笑了,笑得卻比哭還要悲戚。她呢喃著說,“是我殺了他,他為什么還要替我求情?我應該死,死一千次一萬次。紅萱,我殺了他啊……”可是,縱然自己真的死了千萬次,那個人,也是不能復活了吧。這無比清晰而殘忍的念頭一遍一遍侵襲著瀕臨崩潰的意識,她覺得自己是那么虛弱,那么無助,好像在一夢之間失去的,不僅僅是一個陪伴守護在身邊的朋友,還有那顆大無畏的鮮活的心臟。

    紅萱站在旁邊,咬緊了嘴唇,握著拳頭捏著滿手心的汗。半晌,她補充道:“昨日,皇上已下旨無罪釋放了王爺。”

    語出,靜默不減。

    仿佛這樣一個原本能夠令薛靈蕓振奮的消息,像雞肋一般寡淡無味。她的悲傷,太深,太重了。

    她呆滯地坐著。

    腦海里交替播放的畫面,那白衣挺拔的俊俏容顏,始終,也只是蒼見優一個人。那么清晰。那么彌足珍貴。回想彼此從初識以來的種種奇遇和摩擦,那份關懷與默契,那些爭執與矛盾,全都戛然而止。再不能續演。

    她的心那么痛。

    她從未如此,希望自己的世界灰飛煙滅。

    縱是追憶。

    也枉然。

    紅萱又喚了兩聲,薛靈蕓方才漸漸地緩了一口氣,道:“你剛才說什么?”

    “皇上無罪釋放了王爺。”紅萱重復道。

    是了,曹植。如今這一切,全是因為他。因為自己好管閑事的個性,累得蒼見優丟了性命。她情何以堪?而且,為什么曾經自己以為無比重要的一個人,他脫困了,安然了,卻也沒有讓她有一丁點的喜悅呢?

    薛靈蕓勉強地收住了淚,詫異地問道:“為何突然就釋放他了?”“因為太醫在王爺的身上也發現了跟昭儀所中一樣的毒,皇上暫時解禁了王爺,說是待查明真相再重新決定如何處置,但王爺這會兒只能留在京城,哪兒也去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太醫為何無端端地去診斷王爺是否中毒?”

    紅萱低頭道:“是奴婢。因為奴婢隨昭儀去天牢探望過王爺,看見王爺的神態舉止,還有眼睛里的紅血絲,這些都跟昭儀的狀況相差無幾。所以,奴婢就大膽地請求皇上也給王爺診斷,他竟同意了。”薛靈蕓聽罷紅萱的講述,心不在焉地點了點頭。只覺得平日里的紅萱循規蹈矩,不相干的事情決不多插一句話,今次竟難得地做了一回多事的人。她沒有多想,只是說:“你下去吧。我想一個人靜一靜。”

    “昭儀?”

    “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奴婢告退。”說罷,紅萱皺著眉頭行了禮。走了兩三步又停下來,回頭道,“昭儀和王爺吃過太醫開出的藥方以后,毒已經解了。昭儀安心休養,別的事情,無須想得太多。”

    [節選]
分享到:
←←←←先點擊左邊分享圖標再點擊下載按鈕即可免積分下載!!!
女校橄榄球电子游艺
Back to Top
自動
滾屏
速:-